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誅仙之陸雪琪——淫女道



黑暗的神室之中,放著一個金色的鈴鐺,泛著微微的金光鈴鐺的旁邊是一個體態曼妙的少女,在微微的光芒之中,透出迷人的曲線。櫻桃小口喃喃著神秘的咒語,忽然間,鈴鐺—-變紅,慢慢滲出如血般的邪氣。



少女一揮手,一張寫著名字的神符貼到了鈴鐺上,漸漸隱入鈴鐺裡,旁邊的一盞蠟燭隨之亮了起來……漸漸消失的神符上赫然寫著「陸雪琪」!



「啊……」陸雪琪忽然從睡夢中醒了過來,自從張小凡走後,她一直睡不安穩,夜夜的思念,讓她日日難眠,但今天卻不知為何,居然昏昏沈沈地睡去了。

而突然的驚醒卻讓她略有所失,感覺自己失去了某樣東西,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心裡泛上一種空蕩蕩的感覺。?眼窗外,銀白的月色灑在桌台,溫柔的夜再次覆蓋上來。或許是我想他太多了,就這麼想著,漸漸又沈入睡夢之中……



「祝賀你啊,第一盞燈已經亮了……後面的9盞也不難了吧……」鬼王雄渾的聲音透過黑暗傳來……



金瓶兒全身不由一震,馬上用嬌媚的聲音回答到:「是的,宗主,她很快就會難以自拔了……抽魂換魄的妙法也只有宗主您才想得到了…」



「呵呵呵……好在合歡派有你這樣的傳人才行啊…」鬼王大笑道,笑意的背後卻似乎藏著微微的嘲諷,「這些妓女還夠用麼?」



「啟稟宗主,這些女人……還不夠……」



「是麼……讓野狗再找點來……」金瓶兒從身邊掏出一個小瓶子,裡面透著清清的液體:「那麼多人才收集了那麼點……淫精的提煉真是困難啊……不過,再有一瓶應該夠用了。那個女人真的那麼重要麼?」鬼王默默點了點頭。



金瓶兒拔開瓶子,將裡面的水,倒了些許在蠟燭的底盤裡,透出詭異的笑容:「燒吧……蛻變吧……」



溫暖的水劃過雪白的肌膚,很舒服的感覺。在撒滿玫瑰花瓣的浴桶裡,陸雪琪正在沐浴。冷若冰霜的臉因為熱氣而泛著微紅,反而更添上了幾分嬌色。這幾日不知為何總是在半夜會突然驚醒,不知是不是他……他發生了什麼事麼……已經是第三天了吧……



「啊……為什麼……」當夜,陸雪琪又一次驚醒了過來。嬌美的臉上滿是香汗,更可怕的是,她發現自己的下體,竟然濕漉漉的!剛剛夢中的一切到現在想起來還是令人面紅耳赤。陸雪琪努力讓自己定神,卻發現自己無法做到,太荒謬了!修行了那麼多年,我居然……居然做了一個春夢……..



睡夢中男人的樣子已經模糊得記不清,但是接近高潮的感覺卻還留在身體之中。現在回想的話,陸雪琪只記得男人粗魯地玩弄著自己的乳房和他強勁地插入。而自己卻在男人的胯下滿足地呻吟著……陸雪琪透徹的雙眼迷糊起來,仿佛沈醉在自己的回想之中,猛然間她搖了搖頭,我這是怎麼了?難道還是對於他的期盼麼?不管怎麼說,實在是不堪……



「這麼一點淫精真的夠了麼?」野狗抱著疑問,顫顫地問妙公子。



「夠了夠了」金瓶兒微笑著,往第三根蠟燭裡倒入一小盅「淫精」,一邊解釋道:「就這麼點東西,足夠讓一個九貞烈女變成一個淫娃蕩婦了……可是對她而言,還是多點的好……」



「我怎麼也不相信陸雪琪這樣的人會變……」野狗不相信地搖搖頭,「這幾天沒看到她有什麼異樣……是不是……」



「哼哼……看她能忍多久……」金瓶兒很有自信地挺了挺自己的胸部。



春夢,春夢,春夢……不知從何時起,一個個夢境變得越來越真實……而自己的行為越來越不堪,在夢境中越來越放蕩……在昨天的夢境之中,我居然含著一個男人的肉棒……天啊……陸雪琪無法解釋最近越來越頻繁的春夢……一個個春夢猶如一堂堂性教育課,展現給她一個難以想像的欲望性感的世界。奇怪的是,自己永遠是夢中的女主角,永遠被各種男人侵犯著,而感覺是如此的真實,自己卻無法控制,每次在將近高潮的時候,夢突然間就結束了,留下一種難以名狀的空虛。



對於還是處女的她而言,實在難以接受。當然,聰慧的她也—-察覺到這種夢或許並不如想像的那麼簡單,但是內容實在難以啟齒,因此也無法詢問師傅,…即使連師姐也很難開口……怎麼辦……想破頭的她慢慢又—-墮入一個春夢之中……



「不行,完全沒有效果……」野狗報告道。



「沒有效果……不可能……」金瓶兒很難相信自己長時間地施法已經功虧一簣,「你看,她的三魄已經完全被淫精替換了……怎麼可能……」那三根蠟燭已經在淫精的浸淫下熄滅了。



「難道……她的修行太高……」金瓶兒思索了一會,或許是采取進一步辦法的時候了。



文敏發現陸雪琪天天練劍練得很晚,常常一人在月下獨舞,或許師妹還是忘不了那一個人吧……不過這次卻是文敏猜錯了。陸雪琪為了避免更多地陷入春夢之中,她—-強迫自己不睡覺,至少是少睡覺。



對一個修行多年的半仙而言,幾日不睡並不會影響他們什麼。然而,陸雪琪發現這些影響並不只是體現在夢境之中,今日來自己越來越難以凝神,手中泛著藍光的天琅神劍,似乎也不如以往得心應手了。即使在練劍的時候還不時回想起春夢中的場景……天啊,我到底是怎麼了……



「雪琪,河陽城內有一小股強盜泛濫,你下山為民除害吧……」



「是……」陸雪琪很感謝師傅的一番好意。水月大師覺得陸雪琪最近進境不如以往,想來是因為張小凡的原因,此次派陸雪琪下山正是讓她散散心,幾個毛賊怎麼是陸雪琪的對手……



御劍到河陽鎮只用了半天的時間,河陽鎮上人頭集集,一副頗為熱鬧的景像。稍一詢問守衛,便知道了那四賊的所在。陸雪琪提著劍隨即來到一座古廟的門口。這是一座已經日久失修的破廟了,倒是很像匪類藏聚的場所。一路打探的感覺是,這些小賊似乎無意於平民的財物,只在於劫取良家少女,可見是一窩淫賊。



陸雪琪才走到廟門口,裡面就傳來男女做愛的呻吟聲,這種呻吟在她的夢中出現了幾百次,現在聽來仍然讓她感到面紅耳赤。陸雪琪雙手結印,天琅神劍發出淡淡的寒光,很快一陣霧氣籠罩起來,圍得古廟嚴嚴實實。裡面傳來男人的慘叫聲……很快一個少女赤裸著身體從裡面爬了出來,亂散的長發,手臂上的抓痕,說明她是受害者。少女才爬到廟口就暈了過去。



陸雪琪立刻上前扶住她,順手喂下一顆「撫心丸」。很快少女睜開了眼睛,嗚嗚」地抽泣起來……



陸雪琪見少女無恙,用她一貫冷冷的口氣安慰道:「我已經把他們殺了……」



那少女點點頭:「多謝姐姐救命之恩……我家住在河陽鎮的山腳,我一直和爹爹相依為命,不想被歹人抓去……把我的清白……嗚嗚……」



陸雪琪皺了皺眉頭:「我送你回家吧……」



「有勞姐姐了……」



少女更衣出來時,陸雪琪才發現,原來她是個美人胎,一雙眼睛靈動而美麗.皮膚的光澤與自己相比稍顯遜色,不過也是人中極品了,那相貌雖不能和天仙相比卻也算是嫵媚迷人了,難怪歹人起了色心。



「姐姐,你救了小女子,小女子無以為報……爹爹不想也被歹人殺了……小女子雖然一人,但卻也能活下去……」那少女頓了頓,仿佛止不住心中的悲苦,慢慢從身後拿出一件銀色的肚兜和一瓶藥丸。



「姐姐,這是我們家中傳下的至寶,本是宮裡的寶物,據說都是當年娘娘用的。這肚兜名叫『淫思』穿著舒適,又有養顏的功效,此藥丸喚作『回顏』,沐浴中使用的話,令人身心愉快,回復天顏。像姐姐這樣天仙般的人物,本來是用不著的。但是請姐姐無論如何收下小女子的一片心意吧……」說完這席話就跪下了。



陸雪琪本來就是不喜歡廢話的人,這樣一來盛情難卻,只得收下了。留了幾十兩銀子讓她安身,便不做停留地回到了小竹峰。少女望著陸雪琪離去的背影,臉上緩緩浮現出詭異的笑容:「陸小姐,你慢慢享受吧……」



其實金瓶兒設計讓陸雪琪收下的東西大有來頭。一件是名為「淫思」的肚兜,由五大淫賊之首的色包天制作,乍看之下只是一件普通的肚兜。但實際卻設計巧妙。胸部位置的材質具有凹陷之效,穿著之後,雙乳自然挺立,仿佛雙手托起,乳尖之處會被奇異的材質吸入其內,就似有人用嘴不停地吮吸。



全部的面料都浸淫過獨特的春藥,只要稍有出汗,藥力隨著汗水滲入人體,因為具有上癮性,所以讓人欲罷不能,身體日益敏感。若是染上了淫水,藥力成倍遞增,使人沈迷其中,獲得無上的快感。



另一種丹藥叫做「回顏淫欲丸」,也是色包天的傑作,經由溫水進入人體的話,哪怕你道行再高,也難免欲火焚身。此藥用一次,則使用者的身體越加敏感,使之極易動情。還有一個特效就是,使用後身上會帶有一種香氣,使用者自己覺察不到,但是異性聞之會心神大動,有不可克制的性愛衝動,換言之,使用者被侵犯的幾率大大加高了。



當然,這些事情陸雪琪是不知道的。「淫思」精美的制作工藝,頗合她的胃口,而且她也只穿白色的肚兜。至於「回顏」對各種愛美女性而言都是種誘惑,對陸雪琪也不例外。



當她穿上「淫思」的時候,她發現這件內衣意外得合身。銀色的肚兜緊緊地貼合在陸雪琪凹凸有致的肉體上,更凸顯出她美妙的身材。豐滿的乳房完全沈陷其中,仿佛有雙大手緩緩的托起。更重要的是,乳頭的感覺,微微地酥麻,仿佛如電流微微刺激著陸雪琪的心。陸雪琪下意識的托了托胸部,在鏡子前面轉了圈,微微點了點頭。披上了白色的外衣,練劍去了。



天琅神劍的劍氣周身環繞,猶如出塵仙子的陸雪琪在月下獨舞,劍光時而溫和時而殺氣淩人,很快,陸雪琪就出了一身香汗。舞著舞著,陸雪琪發現自己的身體裡有股熱氣四散循環,胸前的乳頭仿佛硬挺了起來,時時發散出絲絲的快意,很快她就發現,自己的下體—-濕潤,陰部傳來隱隱的抽動之感。



今天這是怎麼了?她只得停下劍,努力調整著自己的嬌喘,把注意力從自己的身體反應上引開。今天就到這裡吧,去洗個澡……她想起有「回顏」,不如試試功效……



幾日過去了……陸雪琪還是努力克制著自己不再進入睡夢,但是黑眼圈提醒著自己,這不是一個可以長久的辦法。令她疑惑的是,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敏感了。早上在穿上絲質的白衫時,當衣服劃過自己的皮膚,身體都莫名地感到興奮和燥熱。



而那件銀色的肚兜她已經舍不得離身了,她發現再換別的衣服都不如它來得合體,重要的是那種絲絲的快感有時甚至讓自己陶醉其中。最大的困擾來自於同門師兄的態度,當自己在他們旁邊經過時,有些人表現出的神情,分明地標注著「淫欲」,這和以往「仰慕」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



經過數天的忍耐,睡意最終還是沈沈地降臨到陸雪琪的眼皮上。當她逐步在床上睡去時,間隔了數十天的春夢再次來了……但是這次的春夢卻有些不同以往。感覺比以往朦朧的夢境真實了許多。



一雙男人的大手從陸雪琪的背後伸來,握住她挺拔的雙乳,兩個食指隔著「淫思」不停的刺激著她的乳頭。只是稍加挑逗陸雪琪經—-動情,下體騷癢起來,臉上春潮泛濫。



夢中的她沒有機會反抗,只能低聲叫著:「不要……不要……」如同普通女子般楚楚動人。男人的手—-揉捏陸雪琪雪白的雙峰,因為興奮,使雙峰更加傲人。經過刺激的乳頭也挺立起來,透過肚兜可以清楚的看到。陸雪琪不能控制地輕輕呻吟著,櫻桃小口裡嬌喘不息。下體的空虛感彌漫開來,讓她產生一種羞人的期待。



「不要……不要再玩弄我了……」男人的右手—-伸向她的下體,在平滑的腹部撫摸。左手仍然不斷地刺激著陸雪琪的乳房。



「啊……」陸雪琪輕呼著,她的身體已經徹底地背叛了她。她無意識地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慌亂地搖著頭。男人的手—-進攻她的陰阜,有節奏地或輕或重地挑逗她的小豆豆。每一次挑逗都讓陸雪琪感到一股電流刺激著自己的身體。這些快感,彙聚成一團熱氣,使她的下體更加期待著插入。



不過,男人並沒有插入的意思。而陸雪琪的表情分明已經陶醉其中,而呻吟聲變得妖媚勾人。男人突然間加快了右手的動作,陸雪琪迷人的身軀不由自主地扭動起來,快感如浪潮般不斷湧來……要死了……就要來了……



突然,一切中斷了,夢如同平日一般,醒了……感覺太真實了,陸雪琪仍然覺得自己身體火熱,充滿了渴望。她知道下面是濕的,忽然間,她起了個念頭,這個念頭正是她墮落的—-……或許……或許……我可以自己來……



陸雪琪猶豫著伸手觸摸自己的乳房,當她把手碰觸到自己的胸部後,欲望徹底打敗了她的理智。蔥白的手—-揉搓自己的乳房,陸雪琪生疏地用手指刺激自己的乳頭,偷吃禁果的感覺,讓她感受到很大的刺激,經過春藥洗禮的肉體,讓她體驗到比夢境更真實的興奮和快感……天哪……



「啊……啊……還要……更進一步……」下體的空虛催促著她把手指伸向陰阜,才一碰到豆豆……生平第一次高潮立刻席卷了她……好棒……好棒的感覺!陸雪琪閉上眼睛,顫抖著的睫毛表現出她已經完全沈醉在高潮的余韻之中。原來可以那麼快樂……任何事情都是從第一次—-的……手淫也不例外……



第八盞燈終於熄滅了……第九盞也很快就要燒到了盡頭。在法陣之中是一個少女疲憊的身影。



「呵呵,辛苦你啦……大功就快告成了……」鬼王的聲音在這密室中沈沈地響起。金瓶兒回頭一笑,盡管她的身體已經疲憊到極點,但是這一笑依舊嫵媚之極。



「只是抽魂換魄的話,並不能使其墮入淫女道的……然而她抵擋外界誘惑的能力大大削弱,其思維更容易接受淫亂的嘗試,通俗點說,很容易學壞……讓我用靈魂淫音影響她……估計不久就會落到我們手裡了,變成欺師滅祖,人皆可夫的蕩女……」



「很好很好……」鬼王狂笑起來,「到時青雲門變成淫亂之地,正道定然問罪,正道群龍無首,我們又有此內應,正好殺得他們片甲不留……」



「嗯……嗯……」陸雪琪輕咬著自己的朱唇,努力克制自己發出快樂的呻吟。

自從上次手淫之後,這種銷魂的快感深深吸引著她。從躲避春夢變得陶醉其中,每次在春夢中無法發泄,陸雪琪就躲在自己的小屋裡偷偷地手淫。



這種禁忌的快樂幾乎剝奪了她思考的能力,她不再去想為什麼自己會變成這樣。她只覺得這真是一種享受,只是自己從來沒有發現而已。剛—-的時候,她還只敢隔著肚兜偷偷地手淫,隨著夢境的深入,陸雪琪的動作越來越放縱,雖然「淫思」緊包著酮體的感覺很好,但是,現在她更喜歡裸體。



直接觸碰敏感肉體的感覺,讓她無比的興奮。現在的她橫躺在床上,雪白的肉體暴露在空氣之中,雙腿交錯摩擦,雙手揉捏著自己的乳房。越來越豐富的手淫經驗告訴她,前戲越是興奮,後面的快感就越大。



陸雪琪努力幻想著春夢中男人干她的場景,以此提高自己的性致獲得高潮隨著雙手伸入下體,豐滿的玉腿分開兩側,手指不住地挑逗自己的豆豆。到了……快到了……啊……好棒……好棒……陸雪琪發出滿足的呻吟……當她從高潮的余韻中平靜下來時,和往常一樣—-深深地厭惡自己。我……怎麼會……變得這麼……淫亂……淫亂這個詞第一次躍入陸雪琪的腦中……不過那種感覺真好……



「終於……」隨著第九盞燈的熄滅,陸雪琪的靈魂魂魄終於徹底被淫精所浸沒了。對於一個喜愛淫亂的靈魂而言,只要教給她淫亂的方法就可以了。



「鬼厲,你想不到你的紅顏知己,冰清玉潔的陸雪琪,陸女俠,會變成一個無性不歡的淫娃蕩婦吧……」金瓶兒感到自己能給鬼厲帶來痛苦她就感到絲絲快意。在紅光籠罩的合歡鈴下,一個美女的形體漸漸顯露出來,渾身籠罩著紫媚的光芒——正是陸雪琪的魂。



金瓶兒微笑著撫過陸雪琪完美的酮體,笑著說:「親愛的陸姐姐,我會盡力讓你體驗到淫亂的快樂的……哈哈哈……」



陸雪琪照鏡子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瞳孔周圍有了圈淡淡的紫色,她從未那麼仔細地觀察過自己,盡管她向來知道自己的美貌迷人。從挺拔的雙峰到豐滿的大腿,削肩蠻腰,還有那令女人都傾倒的純美的容顏,白嫩的皮膚,陸雪琪忽然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完美了。



現在的她天天都會手淫,身體敏感的仿佛無時無刻不充滿著肉欲,「淫思」的吸吮對陸雪琪而言幾乎變成了一種折磨,同時她又舍不得離開她。我應該要下決心離開它!忽然腦子裡充滿這種想法,我要不穿「銀絲」!我可以的!盡管它帶給我這麼多快樂……



陸雪琪解下她唯一的這件內衣,她試著換上其他的內衣,但是都太令人難過了。不要穿了,裡面什麼也不要穿了,聲音再度響起……不過,裸體不是很好吧……陸雪琪—-猶豫,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不穿內衣出門過,然而她也隱隱感到,裸體的想法讓她興奮。想想紗質的衣服在乳頭上劃過的感覺,想想你曼妙的曲線,想想吧,其實不會有人發現的,沒人會知道你衣服下什麼都沒有穿的……



是呀,沒有人會發現的,陸雪琪—-安慰自己,或者說鼓勵自己大膽的想法,直接套上了外衣。肉體直接貼在衣物上的感覺,讓她渾身一顫,有點涼颼颼的,她微笑地想著。薄薄的絲織物掩飾不住她豐滿的身軀,微微透出她粉色的乳頭…… 真有些暴露呢……不過沒有人會發現的……她自我安慰著……



又是一月一次的議事,陸雪琪站在大廳之上卻一個字沒有聽進去。沒有穿內衣的關系,使她產生一種暴露在各位師尊和兄長目光下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不由自主的興奮起來。她甚至感到自己的乳頭在向上翹著,而下體的騷癢證明裡面已經是春潮泛濫了。



好想……好想手淫一下……灼熱的欲望使陸雪琪的體香更加濃郁,這種帶有強烈催情意味的香味逐步擴散到整個會議廳,女性弟子什麼也聞不到,而男性弟子卻—-尋找味道的來源。



「是陸師妹的味道……」



「好香……」



「下面有點硬了……」



「她好像沒有穿內衣麼……」



「看她的胸前……」下面稀稀落落的聲音,反復著讓陸雪琪臉紅心跳的話,但是她仍舊裝出和平時一樣冷冷的表情,只是臉上的嬌紅揭露了她內心的興奮。好多人在看……好多人在看我的身體……



陸雪琪似乎已經難以控制地想要安慰自己的下體,但是那麼多師尊在場只能強自忍耐……但是隨著她體香的蔓延,那些低級弟子已經表露出明顯的淫欲,下體硬得已經蠢蠢欲動。而像蕭逸才、曾書書等也不免多看了陸雪琪兩眼,好在議事結束的快,否則那些下等弟子簡直要不顧一切撲上去了。



一回到自己的居室,陸雪琪熟練地脫去自己的外衣,對著自己濕漉漉的下體手淫起來。被人視奸的感覺……真是……很快,她在嬌喘之中獲得了高潮,伴隨這高潮,她又一次陷入春夢的包圍之中,春夢裡她和蕭逸才性交,和宋大仁性交,甚至和她最討厭的曾書書都發生了關系。



本來在睡夢中不開口的男人,現在都—-說話了,他們高聲斥責她:「喊!….把你的快樂喊出來……」陸雪琪的呻吟聲愈來愈大,但是男人們卻仍然粗暴地對待她:「說,你是個蕩婦!你要被男人操!你是淫女!你喜歡被干!……」很多的聲音交彙在一起,令她迷失在其中。



不知不覺陸雪琪—-輕輕地叫道:「搞我……重點……我要……」春夢在即將高潮的時候又醒了……她早已習慣這種形式了,不自覺的,陸雪琪又一次把手伸向自己的下體。在獲得快感的時候,她聽到自己的心裡不斷傳出這樣的聲音:把快樂叫出來……你才會得到更大的高潮……把快樂叫出來……



破壞春夢的真實感讓陸雪琪感到害怕,真的叫出來我不是和淫蕩的女人一樣了麼?心裡的聲音說:沒有人會聽到的……沒有人會聽到的……盡力壓抑著自己的聲音,輕啟朱唇:「給我……我要……干我……」



隨著快感一波一波地湧來,聲音變得越來越興奮高昂,伴隨著滿足的呻吟,…..陸雪琪叫春聲—-嫵媚誘人。「啊……要去了……高潮了……啊……」陸雪琪滿足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白色的肉體香汗淋漓,原本清澈的眼神在高潮過後,變得淫媚迷人,叫出來果然更舒服了……



陸雪琪的小屋即使在小竹峰也是離群所居的,基本沒有人會來打擾她的清修。所以當她在裡面忘我的享受性的樂趣時,同樣沒有人會來過問。如果現在有人再靠近這個小屋,離得100米就可以聽到嬌聲嫵媚的叫春聲。



陸雪琪把自己完全釋放到這種快樂中,經過淫精浸淫的靈魂貪婪地享受這種快樂。然後卻有個聲音不住地在她耳邊嘀咕:不夠,這點快樂是不夠的……



是的,這種快樂是不夠的。到現在為止,陸雪琪體驗的快樂僅限於手淫,而她能做到的,顯然更多……夢中男人將肉棒插到她下體的滿足感,時時讓她回味無窮,手淫能夠彌補一時的空虛,卻解不了她內心的向往。



聲音讓她找些像肉棒一樣的東西插入下體,但是陸雪琪非常害怕弄壞了自己的處女膜,她希望能把它獻給自己喜歡的男人,張小凡。在聲音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下,她決心試試,但是不會插得很深。



前戲的時間陸雪琪做了很充分的準備,確定自己的下體已經門戶大開,春潮泛濫了,她才怕生生地拿出那個準備已久的偽陽具。舔一下,它會更容易進去的,陸雪琪羞澀地用丁香小舌濕潤了一下陽具後,帶著一絲不安和期待,她把陽具緩緩地插入自己的小穴之中。



除了—-的陰道擴張的刺痛,很快這種痛苦的感覺被強烈的快感所代替。陸雪琪已經興奮的被藥物改造過的陰道,充滿無限渴望地緊緊吸吮著偽陽具。敏感的肉壁充分接觸著陽物的抽動,快感充盈著陸雪琪的全身:「好棒……好棒……」



現在的陸雪琪已經習慣在獲得快感時叫春了。插入的感覺和挑逗陰阜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當銷魂的感覺充滿了整個身體的時候,花心的騷癢卻越來越明顯,好想好想再深一點……手上只是微微一使力,馬上頂上了自己的處女膜……嗚……不上不下的……戳破它……戳破它……心裡的聲音又一次想起……不要……這是留給……他的……但是他不會回來了……不會回來了……嗚嗚嗚……在痛苦和快樂的邊緣,一絲理智就這麼破裂了……紅色的血絲從陸雪琪的陰道裡隨著淫液一起流出來……鑽心的疼痛……但是馬上被席卷而來的快樂所包圍……終於,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就這麼墮落吧……」金瓶兒笑著,看著陸雪琪徹底迷醉在淫欲裡面,靈魂散發出濃厚的淫色紫媚的光芒。



有人說小竹峰裡在夜晚會傳出妖媚女鬼的呻吟聲。這個消息是從一個低級弟子的嘴裡傳出來的。他差點就被這種聲音所蠱惑,但是他還是逃出來了。接著更多的弟子說自己聽到過這種呻吟聲,有些人別有用心地指出,好像不是呻吟,是叫春的聲音。更有些人說是陸姑娘的聲音……「放屁!」從來不罵人的水月大師又把茶壺拍碎了,這樣誹謗她首徒的傳言真是讓人難以忍受,「我要讓蕭逸才好好評評理!」



陸雪琪滿臉通紅地坐在堂下,努力遏制自己體內燃起的熊熊欲火。她清楚地感到,自己又要了。而她也在師尊面前第一次撒謊。其實發出叫春聲的就是她本人……經過蕭逸才的再次疏導,由曾書書對小竹峰來進行巡查,以免那些居心不良之輩來破壞青雲門的聲譽。曾書書暗喜,這是接近陸雪琪的絕佳機會。



為了方便行事,先拜訪一下陸雪琪是不錯的。說到陸雪琪,從曾書書第一天..進青雲門的時候,他就深深被這個美貌的女子所吸引了。除卻她仙女般的臉蛋,豐滿凹凸的身材,單是她的那份潔淨出塵、冷若冰霜,就已經夠讓人癡醉的了。



如同一般的弟子一樣,陸雪琪從來沒有多看曾書書一眼。水月大師古怪的脾氣也讓很多追求者望而卻步。但是,這次機會真是千年難得了。曾書書一番竊笑,能夠和這般美女離得近些都是幸福的。想著想著,他的老二硬了。如果能和陸姑娘一親芳澤……嘿嘿……嘿嘿……



「陸姑娘,在下曾書書,因女鬼一事前來拜見陸姑娘……」



「曾師弟不必多禮,請進!」曾書書敏感地察覺到陸雪琪在微微地喘氣,以陸師姐的修行,居然會喘氣?當曾書書走進陸雪琪閨房的時候,他感到一股異味,混雜著勾人心魄的香味,很像是陸雪琪的體香,但是從來沒如此強烈地聞到過。



這種異味已經讓曾書書的下體蠢蠢欲動了。陸雪琪此時正躺在床上,臉面朝內,身上穿著日常的絲質白衣,背後簡影,依舊勾勒出她完美的身體曲線。曾書書看著背影,吞了吞口水。



「曾師弟,我最近略患小疾,本不便見客。但是此事關系到青雲聲譽,所以特破此例,我就不下床施禮了……」



「師姐身體當心……不要為某些人傷了心……」曾書書感到陸雪琪身體一震,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我不是那個意思……」



「曾師弟有話快說吧……」陸雪琪的語氣變得冷冰冰的。



「咳咳……這個……師尊有命……最近有謠言傳說,小竹峰有女鬼出沒擾亂清修之地。所以要我奉命徹查此事……」



「嗯……」陸雪琪突然發出一聲似嬌嗔的聲音,曾書書心中一動,陸雪琪接下去說道:「那麼調查可有眉目?」語氣明顯軟了下來。



「我無能,此事並無進展,可能是謠言而已……」曾書書明顯地看到陸雪琪的閨床一震,只見床上的陸雪琪慢慢直起身來……



「怎麼?還有猶疑麼?」金瓶兒看著陸雪琪不斷顫抖的紫媚魂魄,「誘惑他!誘惑他!他有真正的肉棒可以給你手淫所無法比擬的快樂阿!誘惑他!誘惑他!」紫色的光仍然不停顫抖著,仿佛掙扎著擺脫淫欲的控制。



「什麼!?到了這種地步,你還有底線麼?」金瓶兒難以想像被淫精換了三魂七魄的女子居然還能抵擋住「淫音傳魂」的引誘。



「果然還是因為他……」金瓶兒輕輕嘆了一聲,「如此一來,看樣子又要我親自出手了……」



曾書書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陸雪琪趕出屋子來的,前面從陸雪琪身上感到的那種妖異的氣氛是從來沒有體驗過的。與其說是「妖異」不如說是「妖媚」才對,雖然僅僅是背影,但是仍然讓人留戀其中。



不過轉瞬間的事,這股「妖媚」之氣消逝得無影無蹤,一股艷寒之氣馬上取而代之,讓曾書書不敢近前半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曾書書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是陸師姐遭魔道中人暗算?不可能!陸師姐平日足不出戶,何況區區魔道中人又能對其造成何種損害?即便是鬼王與之正面交鋒,陸師姐全身而退也應該綽綽有余……想來還是我多慮了……



經過多日的調查仍然毫無結果,連不溫不火的曾書書也失去了耐心。因為上次莫名觸怒了陸師姐,水月大師最近一直沒有給他好臉色看。這樣死皮賴臉地在小竹峰待下去也不是辦法,干脆早點走人吧。



曾書書告別了水月大師,說此次事件經過調查純屬謠言,回去後定會徹查此案找出散布謠言者!水月大師哼了一聲,道:「你少來找小竹峰的麻煩就是,沒事也不要去找雪琪了……」曾書書板著個苦瓜臉,恭恭敬敬地退出小竹峰,御劍回蕭逸才那裡復命。



御劍之中,疾風從耳邊呼呼吹過,突然,他看到一個人影在旁邊一閃而過,徑直向陸雪琪的居所方向飛去……雖然只是一個照臉,但曾書書也是一代青雲高手,看出對方是個女子,所伴裝束卻並非青雲門下,於是心生疑惑。立馬掉轉劍頭,向後追去。



陸雪琪頹然地沈浸在手淫的高潮之中,原來清澈的眼睛充滿著迷茫和陶醉,仿佛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這時窗外傳來一聲輕響,等陸雪琪急待起身的時候一個身穿黃色絲衣的女子已經飄然進屋。



那少女體態豐韻,臉蛋更是嬌媚無比,絲衣看似與陸雪琪的白衣無二,但是卻略顯透明,緊貼少女的體態,勾勒出少女完美的曲線。胸前的領口很低,可以看到少女深深的乳溝,使之散發出一種性感放蕩的意味。



「陸女俠手淫的感覺舒服麼?呵呵呵……」少女一臉媚笑地看著陸雪琪,陸雪琪漲紅了臉,整了整衣衫,左手自然的握緊手邊的天琅神劍:「你是何人?」



少女不緊不慢地撇了一眼陸雪琪的床頭:「陸女俠的淫水真是多呢……」呼的一聲,一道藍光向少女襲來。



少女身體一側,躲過了陸雪琪的攻擊,繼續用嬌媚的口氣說道:「陸姐姐想殺人滅口阿……」



陸雪琪此時已經站了起來,嬌叱道:「你到底是誰?」



少女微微一笑:「我正是魔教妙公子,金瓶兒。」



不待陸雪琪回音,金瓶兒已經掏出系著合歡鈴的鐵扇攻了過來。鐵扇是短兵器,與陸雪琪的神劍相比其實本不是對手,所謂一寸長一寸強,高手之間對招更是如此。才幾個回合下來,金瓶兒發現自己居然難以近身,心中不由一顫,暗道:這女人果然好修為。



陸雪琪雖然最近荒於修行,但是其功力不減,越打越順,逐步把金瓶兒逼入角落之中。金瓶兒一見形勢不妙,呼得往窗外一躍,跳出圈來。啪的一聲收了展開的扇子,左手捏成蘭指,口中施咒。待陸雪琪追出來時,金瓶兒咒語已經完畢,扇子底端的合歡鈴微微一顫,一陣連綿的鈴聲在竹林之中彌漫開來。



只是一聽到鈴聲,陸雪琪馬上失去了前面的氣勢。整個身體軟綿綿的,很快各種性幻覺從四周包圍過來,身體裡源源不斷地湧出肉欲。



「鐺……」天琅劍失去了藍色的光芒從陸雪琪蔥白的手中掉了下來。她瘋狂地揉捏著自己豐滿的乳房,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敵人面前自慰起來!



「還好換了她的魂魄,否則我還真不是她的對手呢……」金瓶兒呼了口氣,用淫邪的目光頗有趣味地看著正在地上瘋狂自慰的陸雪琪,「小美人,你別急, 姐姐會讓你爽歪歪的……呵呵呵……」



金瓶兒將合歡鈴一收,陸雪琪馬上停止了動作,但是身上的衣物已經被自己撕碎,多處露出自己凝脂般的肉體,仿佛被人強暴一般。



「到底……這是怎麼回事……」陸雪琪還沒有反應過來,金瓶兒飛身過來點了她周身的重穴,使之一時難以用力,然後抱起陸雪琪走進了內屋……



曾書書收了劍,走到陸雪琪屋子的門口,卻又不敢貿然進入。於是,只能隔著門試探性地問道:「向陸師姐請安!」不想裡面卻沒有人回答。



但是內屋確有隱約傳來聲響。於是,曾書書轉到內屋的窗外,透過淺淺的窗縫向內窺探……沒想到!差點流出鼻血來……裡面好一幅香艷的畫面!冷若冰霜、艷如桃李的陸師姐居然在和另一絕美女子纏綿……



金瓶兒把全身脫力的陸雪琪平放在床上,一雙玉手緩緩地撫過陸雪琪全身,

….

淫淫地笑道:「陸小姐,在你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淫娃之前,你還有什麼要說的麼?」



陸雪琪無助地睜大著眼睛:「什麼!?你要對我做什麼?」



「哈哈,難道你不知道,我已經對你做了什麼嗎?最近你是不是『性致』高昂?經常手淫?充滿情欲?渴望與男人交合啊?」



「你……我到底怎麼了?」陸雪琪被人說中了心事,羞紅了俏臉。



「現在問已經晚了,我要讓你更進一步……」說著,金瓶兒口中又—-喃喃出一段咒語,漸漸地她手中聚滿了紫色的仙氣,驟然間向陸雪琪的眉間點去,柳眉之間霎時多了一個淺淺的紫點,然後馬上隱退了下去。



「你……對我做了什麼……」陸雪琪猶如待宰的羔羊,驚恐地看著金瓶兒。



金瓶兒得意地笑著:「我要你記住一種感覺,讓你的身體時刻處在這種感覺之中,使你不能自拔……」



「不要……不要啊……」陸雪琪慌張地搖著頭,堅強的她居然眼睛裡充滿著無奈的淚水。



「真是惹人憐愛啊……哈哈……你很快就會享受這種感覺了……」金瓶兒開始褪下陸雪琪的上衣。很快陸雪琪豐滿白皙的乳房暴露在了空氣中,她努力的用雙手想遮住自己誘人的雙峰,但是雙手卻被金瓶兒綁在床的兩側。



「不要……啊嗯……」金瓶兒用粉舌舔弄陸雪琪粉嫩的乳頭,另一個手玩弄著另一側的乳房,經過一番吸吮,陸雪琪的乳頭已經不受她意志控制,慢慢地挺立起。



「好敏感的乳頭阿……」金瓶兒有技巧地用手指挑弄著乳頭中心的部分,時而夾弄,時而掐上一把。作為女性的性感部位,陸雪琪不可克制地感受著來自乳頭絲絲的快意,仿佛一波波電流刺激著陸雪琪全身的性感。

….



「嗚……不要……」陸雪琪的輕咬著自己的紅唇,努力克制自己的身體不受到淫亂的侵蝕。然而金瓶兒高強的挑逗技巧很快讓她難以招架,金瓶兒的雙手開始不斷撫弄揉搓陸雪琪的整個乳房,陸雪琪感到自己的性欲正越來越旺盛,下體甚至都—-濕了,陰部傳來渴望侵犯的騷癢感。



「啊……哈……哈……」陸雪琪逐步迷亂在金瓶兒的挑逗之中,已經明顯顯露出陶醉的神色。



金瓶兒看了看陸雪琪的表情,滿意地點了點頭,—-用手撫弄陸雪琪的玉腿內側和小腹。陸雪琪早已經無力夾住自己的雙腿了,只能任由金瓶兒淫玩。金瓶兒不斷地在她下體周圍遊移,就是不碰觸陸雪琪最敏感的部位。很快,金瓶兒的目的就達到了,陸雪琪的口中發出苦悶地嘆氣聲,仿佛催促著金瓶兒攻擊自己的下體。



「真是淫亂的女孩啊……陸女俠……」



「啊……好難受……快……」陸雪琪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要求什麼了,現在的她已經逐步沈淪在強烈的肉欲之中。金瓶兒微微一笑,用手指只是輕輕碰觸了陸雪琪的小豆豆,馬上使得陸雪琪一陣抽搐,居然達到了一次小高潮。糟糕!不能讓她真的高潮了……



稍稍緩解性欲的陸雪琪略微清醒過來:「不要……不要……」



「你真的不要麼?陸女俠?我看你的下面已經很飢渴了呀……」



「嗚……」陸雪琪迷亂地搖著自己的頭。金瓶兒—-用中指在陸雪琪的陰唇上來回的磨擦,而不再去刺激陰阜。這種挑逗方式無疑大大增強了陸雪琪渴望插入的欲念。



好想要……好想要……陸雪琪無法控制自己淫亂的欲望,平時的調教成果開始顯露了,她最終把自己的欲望叫了出來:「插進來,求求你……插進來……我 好想要……」



「哈哈哈……」金瓶兒突然大喝一聲,「止!」這種不上不下,強烈的要求性交,渴望交合,渴望快感,渴望性感的欲望突然間深深圍繞在了陸雪琪的心頭,這一瞬變成了她最平常不過的一種感覺。



「成了……」金瓶兒呼了口氣,撇了一眼在窗外已經看呆的曾書書,心裡想到,真是便宜你了。



隨即她對現在已經充滿妖媚姿色的陸雪琪說道:「這種感覺會隨著精液而消失,消失後的12個時辰之內又會越演越烈,直到下次交合……如此循環反復,你惟有不停地尋找男人才能減輕你的欲望。你的身體將從此愛上交合的快感。當第一百個男人占有了你之後,你將擺脫這種術的糾纏。但是你的心已經被刻上淫亂的烙印。」



金瓶兒頓了頓,「另外和你干過的男人都會死,不過應該沒有男人可以受得

..

了你的誘惑吧?哈哈哈……」



「啪!」的一聲,一把劍飛入屋中,直取金瓶兒的首級。金瓶兒微微一笑,仿佛早已知道般,略一偏頭便輕巧地躲過了。



「喲……終於來了?」金瓶兒媚笑著瞟了曾書書一眼,「可惜,我今天不想和你玩耶……」金瓶兒忽然間灑出一道白霧,瞬時消失在了房內。



「這女魔頭……」曾書書松了一口氣,然後走向床頭。白色的霧氣漸漸散去,床上的景像讓曾書書的下面一下子硬了起來。



陸雪琪正側臥在床上,玉腿交疊,一手托著自己豐滿的乳房,滿臉的春意,而她那勾魂奪魄的雙眸正牢牢地盯著曾書書!



曾書書此刻覺得,被這雙眼睛看過這輩子就算死了也值了。後面的事,讓他產生一種雲裡霧裡的感覺。平日以來冰清玉潔、美麗動人的陸師姐,居然從床上

….

爬過來,討好似地用手隔著褲子撫弄他的下體!



誰能經得起這種挑逗?曾書書的肉棒馬上挺立起來,下面撐起了一個帳篷。陸雪琪近似瘋狂地「扒」下他的內褲,迫不及待地舔弄起曾書書的陽具來。充滿魅惑的眼神不停掃視著曾書書的雙眼,盈溢著情欲的飢渴。



曾書書雖然好色,但是也是修道中人,一生不曾近過女色,更不要談男女之歡了。而自己的下體居然被一個自己仰慕的美女如此舔玩,這還是人生頭一遭。快感鋪頭蓋地地湧上來,僅是一兩下,就泄了出來。濁白色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入陸雪琪的嘴裡。陸雪琪毫不猶豫地把精液吞了下去,甚至還淫亂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曾書書迷惑了,難道正如金瓶兒所說,陸雪琪,陸女俠,已經變成了一個人盡可夫的淫娃?曾書書經過高潮,舒爽得要死,但是陸雪琪的行為卻並未停止。 在她玉手和櫻桃小嘴的挑逗下,曾書書的肉棒又一次高高聳起。



「陸師姐……不行……我們這樣……」曾書書努力想說服自己和陸雪琪清醒一點,但是陸雪琪此時仍然飢渴地套弄著曾書書的肉棒。對肉欲如狼似虎地飢渴不斷焚燒著陸雪琪的理智,使她完完全全地陷入其中,變成一個淫亂的嬌娃。



對現在的陸雪琪而言,男人是誰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男人的精液怎樣才能填滿自己的空虛。第二次,第三次……曾書書的陽物還未能進入陸雪琪的蜜穴就已經射了五次。修真之人本來儲陽就很充盈,但是一射再射之下,他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



「陸師姐……」曾書書一用力,想把黏在他身上的陸雪琪推開。但是陸雪琪仍然牽著他硬挺的肉棒,不斷玩弄著,顯然還是意猶未盡。



「陸師姐!不能這樣啊!」此時的陸雪琪突然直起身,扶正了曾書書的陽物,

…..

對著自己的蜜穴,坐了下去!立刻下體的快感在兩個年輕人的身上蔓延開來。



「喔……好棒」陸雪琪白玉般的雙手握住自己的雙乳,淫亂地揉捏著,同時扭動著蠻腰,做起了活塞動作。



「天哪……」曾書書的肉棒被陸雪琪夾得死死的,強烈的快感刺激著他的龜頭。在這異常的快樂之中,他驚恐地發現,自己的真氣正源源不斷地被陸雪琪引出體外,消散得一干二淨。馬上他連推開陸雪琪的力氣都沒有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