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不要害羞,好嗎?



我今年22歲了,剛剛在南方的一所醫學院畢業因為很多原因,畢業之後

我沒有繼續升學,沒有那精力,也沒有那天賦,所以畢業之後,我就在我所在的

城市一所醫院裡面上班了,暫時做一名實習護士。



我是一個好動、一點都閒不住的女生,要不是因為我最愛的爸爸常年身體不

好,當年也不會無頭無腦的、陰差陽錯的去讀護士這個比較沈悶的專業了。



第一天上班的時候,看著偌大的醫院,不由一陣感傷。從前唸大學的日子是

最快樂的,可以見到帥哥隨便叫,可以整天掛著笑臉蹦蹦跳跳,傷心的時候可以

在操場上無所顧忌的嚎啕大哭,無聊的時候可以偷偷的在我討厭的男生包包裡面

塞一個我用過的衛生巾,我也可以跟其他學生格格不入。



但是現在已經遙遙遠去了,就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事,可是又覺得那麼遙不可

及。在這所醫院裡面,我還可以找回我原來的自已嗎?面對著這些嚴肅的醫生或

者哀傷的病人,有點搖搖欲墜的感覺。



來醫院一個多月了,在空虛中也漸漸適應了工作環境了,除了每天面對著一

些瓶瓶罐罐,我才發現,還要面對一些我以前也許想到過的、讓我開始的時候很

難面對的尷尬事情。



「莫鬱,準備一下,有個新來的小夥子要進行手術。」正當我又一次的百無

聊賴的巡查著各個病房的時候,護士長對我說,對這些我都習以為常了。



「是什麼手術呀?」我問。



「割包皮。」



「啊……」我輕叫了一聲,本來有些閒散的心情突然有些怪怪的了。包皮手

術嗎?這還是護士長第一次叫我護理做包皮手術的病人呢!以前不都是一個男護

士專門的工作嗎?這次怎麼叫上我了呢?



「程楠呢?他沒上班嗎?」我有些顧慮,也有些害羞,本來護士對這些都應

是習以為常的,可是我經歷的畢竟太少了,關鍵時刻還是有些尷尬。



「是啊!他今天嫂嫂生小孩,請假了,剛好現在只有你比較空閒。」



「哦……」我轉過頭有一點點難堪的回到手術室。也沒想那麼多了,這是工

作嘛!



在病床上,我看到了一個小夥子很不安的躺在那裡,當他看到我之後,立馬

由不安居然轉向羞澀,呵呵!原來他看到我來了還不好意思呢!也是嘛,要面對

著一個女生做這樣的手術,男生也應需要一些勇氣吧?



「醫生,她也幫我做手術嗎?」男生看了看我,然後轉過頭有些低低的問主

治醫生。



「對啊!怎麼了,不會不好意思吧?她是護士,你要相信醫生是神聖的。」

主治醫生陳述安慰小夥子說。



「你現在只要安靜的躺在床上,醫生現在要出去做一些準備工作,現在由我

來幫你做術前護理。」我以護士職業性甜甜的對小夥子說,想讓他放鬆心態。



「沒事的,放鬆一點吧!」當來到這裡的時候,反而我先前的一些尷尬一點

也沒有了。



「對不起!我是第一次做,有些不習慣……而且還要面對這麼一位漂亮的護

士。」小夥子低下頭,臉有些紅紅的說。



「呵呵,這當然是第一次啦!難道你還想做第二次呀?」為了讓他能放鬆心

態,我打趣的說:「你叫李金剛是吧?你名字起得這麼堅強,你也要像你名字一

樣堅強一點。」我向李金剛揮了揮表示勝利的拳頭。



「呵呵!讓你見笑了,來之前我下了很大決心的,緊張當然是免不了的,加

上是你做護理,我更緊張了。」李金剛低下頭,頓了一會接著說:「我……我還

是處男。」



呵呵,原來還是處男啊!但我還是處女呢!害羞的應是我吧?哎,沒想到處

女也難做,在這個場面居然還要我儘量安撫他,真是杯具啊!



「沒關係的,誰都會有第一次的。這只是一場普通的手術,放開一些就會好

了。」我又一次向他職業性的甜甜一笑。



「謝謝你!」



我轉過頭看著有些呆呆的他,心裡不由覺得好笑:『突然謝我幹什麼?說不

定等會我還會讓你流眼淚呢!』



李金剛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靜靜地躺在病床上。



「來之前有處理過陰毛嗎?」我問他。



「我……我沒有。」



「嗯,醫生沒跟你說嗎?包皮手術之前是要剃除陰毛的。」



「他說了,可是今天到我會診的時候,糊裡糊塗的就來了,在家裡忘了這件

事。」



「哦,把褲子脫下來,我來幫你處理吧!」我拿來剃刀,也有些臉紅紅的對

他說。他遲疑了一下,可能是在後悔為什麼不在家裡把陰毛剃掉呢!



「脫褲子呀!你穿著褲子,我怎麼幫你剃啊?」為了讓他在脫褲子的那瞬間

不緊張,我知道不要太多猶豫是最好的,於是我有些命令的對他說。



「我……」他還是有些遲疑。



「難道要我幫你嗎?」我走過去假裝要幫他脫的樣子,可是他兩隻手卻緊緊

地拉住了褲子。沒辦法,對於這樣,我也只能再一次對他經過耐心教導了。



當然,當有些事無法避免的時候,最後還是會妥協的,我對他說:「現在只

有我們兩個人,你是要等醫生來了之後更多人看到你剃陰毛嗎?」



「那好吧,我自已來。」



我突然想到白居易的一句詩:「千呼萬喚始出來」,沒想到我居然要逼迫加

威脅讓一個男生在我面前脫褲子。



在猶豫不覺中,他緩緩地解開皮帶,慢慢地褪下了自己的褲子,而我,也在

慢慢中,慢慢地看到了他因為包皮太長的小雞雞。我叫他閉上眼睛,什麼都不要

想,或都就想一些平時開心的事。其實,我拿剃刀的手也有些顫抖,長這麼大,

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男生的那話兒。



他的那話兒有點小吧,處在軟的狀態下,我一隻小手就可以把它完全握住。

我拿過一隻水盆,在他那地方週圍很仔細地抹上剃毛的潤滑液,在當時我不知道

腦子裡在想什麼,一片空白,只是覺得臉臊臊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有些發熱。



當我為他抹剃毛液的時候,手當然要扶一下他的那話兒,沒想到經過幾次碰

觸,他的那東西居然慢慢地變大了。我知道男生的話兒刺激性比女性的強多了,

但也沒想到只這樣幾下,它就會慢慢地變硬了起來,作為護士的我,看到這個場

面也覺得很不好意思。



李金剛應該也發現自已下身的變化了吧,他依舊閉著眼睛靜靜地躺在床上,

也許他想讓沈默來努力掩飾吧,可是卻苦了我了,他的那東西也越來越硬了。



由於他的陰莖徹底地舉了起來,在剃毛的時候,我不得不用手扶著他的那東

西,感覺他那話兒的熱度,現在就跟我身上的熱度差不多,很燙很燙,一陣臊熱

感由我的耳根一直漫延到全身,也許我身上的熱度比他的更強烈吧!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在我的心裡,居然產生了一種邪惡的想法,哪怕是對

於做護士的我,也不得不承認,我現在腦子想的全是那些色色的事情,我眼睜睜

的、非常近距離地癡癡的看著他硬硬的東西。我……我興奮了,也許是我還沒經

歷過男人吧,在這一刻,我對男生突然產生了莫大的衝動,



我拿著剃刀還是很小心的幫他慢慢地刮著,面紅耳癡的看著他舉得直直的肉

柱,現在,我的另一隻手不是有意地躲開他那東西了,而且有意地握著他的那話

兒,還無意的刺激著他的敏感地帶。我……我想看一看男生在我面前射出來,在

這輕輕的撫弄下,他會射嗎?我不知道,但我真的很想看。



「李金剛,你……你的那東西……」轉過頭,我莫明其妙還用言語挑逗他,

但是他依然死死的躺在那裡,眼睛依然死死的閉著,他是在默默地享受嗎?



我看到他這樣,也有些來氣了:『真是的,讓一個處女拉下面子這樣來照顧

你,你居然還回味著我給你帶來的興奮,哼!那就讓你興奮到底吧,讓你快點射

出來。』當某些事情想開了的時候,是很可怕的,現在,我居然放下了所有的尷

尬與顧慮,用手緊緊地握著他的話兒,很溫柔的刺激著它。



他的陰毛早已經剃光了,但我的手依然停留在他的陰莖上,我現在只祈禱陳

述醫生千萬不要進來,要不然以後在醫院我真的沒臉見人了。



「李金剛,很興奮嗎?男生在手術之前射精,以後對手術會有利哦!」糊裡

糊塗中,我居然說了一個這麼差勁的謊言。



他,依舊很安靜。而我,膽子也越來越大,一隻手變成了兩隻手,變得越來

越沈醉,我閉上眼睛,吐著舌頭喘著粗氣,腦子裡由開始的空白變成浮想連連。



我感覺現在不是用我的手撫摸著他,而是李金剛的手在我赤裸的身上來回撫

摸著,對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都沒放過,尤其在我最刺激的小豆豆上面,停留得

最久了。



我全身舒軟而又緊繃,一陣陣愉悅傳遍我的全身,就好像漂浮在雲端,像隻

小鳥可以停留在空中的任何一個地方。



「啊……」我聽到李金剛一聲銷魂的輕叫,他——他射了,他終於忍不住射

了!我睜開眼睛看著還吐著熱氣的他,內心不由一陣委屈,有種想哭的感覺,我

到底幹了什麼?我怎麼會對一個病人做出這樣的事來?



我沒看他,手裡的東西也慢慢地軟了下來,在我手上殘留了一點點熱熱的白

色液體,我起身在手術台邊拿了一些紙巾默默地清理著現場。我沈默了,我不知

道說什麼,還有比這更羞恥的事情嗎?哪有臉還說什麼?



高潮過後是一片沈靜,本來剛剛還浮想連連的腦袋,再一次的換為了空白。



陳述醫生進來了,是他打破了這片沈靜。



而整個手術當中,我沒再說一句話,李金剛也沒對我說一句話,在一片空白

中,很順利的手術成功。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