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心劍,影刀,封魔錄



神劍山莊的莊主林豫閑來無事正半躺在花園的大樹下喝著早春新茶春季的

午後空氣格外的新鮮,早晨還下了點小雨,花園內一片生機盎然,花花草草趁著

大好時節都冒出了嫩綠,經過剛剛的小雨一打,無數晶瑩剔透的露珠反射著陽光。



林豫半眯著眼睛喝了一口茶水,嘆道:好茶!有香茗和春風相伴,真是午睡

的好時辰。



半睡半醒間就聽下人過來說二老爺回來了。這下人口中的二老爺乃是林豫的

弟弟林章。



神劍山莊上一代的莊主名叫林劍南,膝下育有兩子,老大就是現在山莊的庄

主林豫,老二自然就是林章了。林老莊主死的早,在林豫剛剛滿十九歲的時候就

一病不起仙逝而去,林老夫人則去的更早,她生老二林章的時候就難產而死。偏

偏這林劍南極愛自己的夫人,夫人去世他也沒有再婚娶,一輩子又當爹又當媽的

拉扯大了兩個兒子。所以老莊主去世後,年紀輕輕的林豫在十九歲的時候就帶著

比他小三歲的弟弟接下了這莊主之位。時光荏苒,這一晃就過去了二十九年,現

在的林豫已經是快五十歲的人了,而弟弟林章也不再年輕,堪堪跨入了中年人的

行列,現年四十有五。



要說起這神劍山莊的名頭,江湖上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都要從一百

多年前的那場武林浩劫說起。









??一百多年前在華夏國的南方,突然興盛起一個門派,叫極樂盟。這極樂盟的

盟主姓烈,原先是靠叛賣私鹽,走私貨物,強買強賣發家的富甲一方的惡霸豪紳。



發家以後又有點野心,便開始不斷的發展勢力,收買人心。只短短的二三十

年,這極樂盟就形成了一個雄踞一方的民間勢力。而這烈老爺還偏偏愛習武,年

輕時也曾四處尋訪名師習得了一身很不錯的上陳武功。在慢慢的蠶食黑白勢力,

甚至是收買朝廷官員的同時,他還大量的吞併各類江湖門派,從無人問津的小門

派,到後來甚至是頗具實力的中型門派,都有不少歸附於極樂盟。



在烈老爺死後,極樂盟便傳到了他兒子烈無雙手裡,這烈無雙比起他父親來

武功更加高深,性格更加陰沈更加毒辣。從當上盟主之日開始,他便運用多種陰

險惡毒的手段,迅速的吞併他能觸及到的一切目標。



一直到某一天,江湖上赫赫有名,傳承數百年的兩個大門派,守劍閣和紫雲

門正式宣告併入極樂盟。這在江湖上頓時引起悍然大波,早些年極樂盟就用錢砸,

使陰招等手段迫使了不少中小門派從江湖上消亡,被吞併入極樂。現在他們更是

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毒殺了紫雲門的門主青松子,烈無雙又在決鬥中擊斃了守劍

閣的閣主夏長浩,連續吞併了兩個大型門派。



而烈無雙也的確是百年難得一遇的習武奇才,在吸收了大小十幾個江湖門派

後,他們的武功秘籍,心法招式當然也一併落入烈無雙手裡。他獲得這些資源後

博取眾家所長,融會貫通,竟然自創了一套威力驚人,大可傲視整個天下武林的

魔功出來,名叫極樂如意功。



這套東拼西湊,以求速成的功法還真的擁有驚天地泣鬼神的威力,但是運用

此功法卻會極大的損耗使用者本人的陰陽兩氣,進而削減使用者的壽命。烈無雙

修鍊此功也深知其中的利害,後來他竟另闢蹊徑找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那就是

吸食內力深厚男性的鮮血補充陽氣,又通過男女交合的方式吸取武功高強的女俠

之陰精來補充自身的損耗,所以這極樂如意功乃是至邪至惡的天下第一魔功。等

到烈無雙神功大成出關之日,他也剛剛滿五十歲而已。



一時之間腥風血雨,江湖上無數的俠客女俠或喪命,或被其姦汙。又加上極

樂盟近三四十年來的苦心經營和網羅人才,其勢力已經龐大無比,盟中高手如雲,

極樂盟儼然成為了武林公敵。在人人自危的當下,各大名門正派不得不統一起來

抗敵,並推舉少林寺高僧,也是正派武林公認的第一高手的玄苦大師為武林盟主,

共討魔教極樂盟。經過大大小小的十餘次交鋒,正邪兩派互有勝負,但是兩派都

傷亡慘重,不得已之下正派武林不計代價的攻入魔教的總壇極樂殿,希望能一舉

殲滅魔頭烈無雙,來個擒賊先擒王。



結果在決戰中玄苦大師和烈無雙大戰數百回合,最後竟敗於魔頭之手。駭人

聽聞的便是烈無雙抓住已然深受重傷的玄苦,在正派武林眾人面前活生生的吸光

了玄苦全身的血液。眼見盟主就這麼輕易的殞命,死相還另眾人恐懼萬分,各派

無心再戰各自逃命,等衝出重圍清點人數,逃出來的人不足半數。



說來最丟人的還不是戰敗,而是各門派的女俠竟絕大多數都沒能逃出來,被

魔教活生生的擄了去,其中不乏某派掌門的妻女,家眷,得意弟子等等。特別是

天山劍派的掌門,有著女劍仙之稱的韓白月以及她的得意大弟子裴語清竟然也被

擄了去!早就聽聞魔教極樂盟有著采陰補陽的邪法,這女俠一旦被擒,誰也能猜

到是什麼樣一種羞恥的下場,這徹底讓各大門派顏面無光,真是敗的一塌糊塗。



一戰下來,正派武林便徹底失去了戰意,不說一些小門小派,甚至有不少名

門大派都開始暗中向極樂盟示好,以表歸附之意。



但是世上的事情可能上天在冥冥之中早有定數,既然能出一個百年一遇的魔

頭烈無雙,那麼同時代也出一個林昊天。



林昊天出身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也極少在江湖上走動。但是他卻天

賦稟異,年紀輕輕就擁有了可與天下群雄一戰的實力,只是沒人知曉罷了。



天下武學皆是以調節和增強體內的陰陽之氣作為最根本的修習法則,沒人能

突破這一層所謂的鐵則。林昊天也和烈無雙一樣另闢蹊徑,不同的是烈無雙逆天

而為,依靠吸收他人的生命精華增強自身實力,而林昊天則是和其他所有武學理

論相背,反其道而行之,並不講究調節和增強陰陽兩氣,而是嘗試將這兩股力量

徹底融合,這在以往沒有人能夠做到,成功的只有林昊天一人而已。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如此修鍊還是壓根就是從頭到尾練錯了,導致走火入魔不

經意間卻走到了一個前人都未曾踏足的至高境界。後人絕大多數都認為這只是一

種巧合,這完全是一種自殺性的習武法門,陰陽二力是不可能完全融合的,輕則

武功盡失,重則經脈寸斷,爆體而亡!林昊天是走了狗屎大運,命大!練錯了也

能成為巔峰般的存在。總之才三十歲未到的他就自創出擁有絕大威力的劍法——

心劍術,而躋身進入江湖絕頂高手的行列。









??林昊天和天山劍派的首徒裴語清有著一面之緣,唯一的那一次相見他一句話

也沒和裴語清說上,但是林昊天被裴語清的絕代美貌和氣質所折服,發誓非她不

娶。無奈他這樣一個小門派的路人級角色,又沒顯山露水,身為名門大派首徒的

裴仙子自然是不會把他放在心上的,說白了林少俠也只是在單相思而已。



這時的林少俠正處於修鍊心劍術的緊要關頭,假以時日定可神功大成。關於

結盟共討魔教極樂盟這樣的大事,也輪不到他這樣的小門派出手。不出手就不出

吧,反正他也樂的清閑,有時間突破心劍的瓶頸,結果沒幾天,就傳來了他夢中

情人裴仙子被擒的消息。



這下林少俠是徹底坐不住了,神功還未大成,可也管不了這許多了。初生牛

犢不怕虎,血氣方剛根本就不用考慮後果。直接就上了一匹快馬,林少俠直奔江

南極樂盟總舵飛奔而去。



就在天下武林失去希望的時候,林昊天單槍匹馬來到了極樂盟大門口叫戰,

放話出來要和烈無雙本人交手。消息傳到極樂殿,邪教眾人不禁恥笑不已,都說

這是哪裡來的愣頭青,玄苦都身敗命隕了,你算個什麼東西?一個人就敢來和盟

主叫陣!烈無雙也不以為意,抱著不知從那裡擄來渾身赤裸的美貌俠女繼續和手

下們尋歡作樂。



放眼看去,這極樂殿內真是汙穢不堪,十幾個邪教頭目模樣的人,或一對一,

或幾對一,三三兩兩的壓在一群美貌女人身上肆意的操干著。這些女人大多都年

輕且相貌極美,身體苗條緊緻,一看就是常年習武的俠女之流。現在都在男人身

下哀叫求饒,哪裡還有半點俠女的樣子。那天山劍派的掌門韓白月,高徒裴語清

赫然也在其中,正雙雙一絲不掛的翹著白花花的大屁股被邪教頭目騎在身下婉轉

承歡。



誰知沒過一會兒功夫,下人就急急來報說門口那小子殺進來,一路上斬瓜切

菜般的殺了數十個高手,教眾傷亡無數,已經衝破了幾道堂口,馬上就要殺上這

極樂大殿來了。



烈無雙深感奇怪,沒聽說那個門派有如此厲害的年輕後輩啊。放開手中還在

低聲嬌吟的美人,隨便套了件袍子,烈無雙想出去會會是何方高人,剛剛跨出極

樂殿,就看見一個年輕人衝殺進了殿外的平台和一群教眾殺的混亂不堪。林昊天

廝殺中抽空望向大殿,同樣也看見了站在那裡一副不可一世姿態的烈無雙,便高

聲叫道:「你便是那個魔頭?」



烈無雙打量了半天,不由的讚歎,好劍法!等到林昊天問他,他才回道:

「老夫正是。」喝退了在廝殺中的教眾,魔頭剛剛想開口詢問對方來自何門何派,

還在考慮能不能把這小子拉攏過來為我所用,就聽見對方恨恨的喊了一句,「我

是林昊天,魔頭受死!」便極快的攻了過來。



烈無雙猝不及防,轉念間對方的劍就已經到了自己的心口,頓時狼狽不堪的

一側身,堪堪的閃了過去,險些被插了個透心涼。太快了!對方的劍太快了!烈

無雙劈出幾掌,逼退了對手幾步,抽空一運氣,使出了六成功力的極樂如意功就

和林昊天戰作了一團。電光火石之間,五十招已過,烈無雙驚訝不已的發現自己

竟落於下風,一招一式都處處受制,難以發揮。對手的劍法精絕,特別是內功渾

厚,藍色的劍氣異常淩厲早已練到收放自如,隔空斷物的程度。



烈無雙喊了聲停手,問道:「你是那一派的少俠?這是什麼劍法,好生厲害!



年紀輕輕竟有如此的修為真是前途不可限量!何不投入我極樂盟,老夫待你

為親身兒子,以後我們父子共享天下。」



「心劍!」林昊天只說了2個字,便不再言語。只是緊盯著烈無雙,劍眉星

目中儘是怒火和戰意。









??烈無雙一看便知此戰已不可避免,也不敢再大意,催動十成功力全力以赴的

閃身攻去,一套混元極樂掌滴水不漏的封住了林昊天的所有劍勢。二百招斗下來,

林昊天已是滿頭大汗,他本就年輕,血氣方剛,久攻之下不但半分好處沒撈到,

反而被老奸巨猾的烈無雙找了幾處破綻重重的在他身上拍了幾掌,這幾掌雖然沒

打在要害之處,但是也讓林昊天氣血翻騰,受了一些輕傷,嘴角滲出了一絲血跡。



轉眼斗到三百餘招,林昊天漸有敗像。



經過前面的幾番試探,加上全力拚斗,林昊天深知烈無雙武功在自己之上,

如果再打下去,時間一長終究還是要落敗。自己的心劍術還未大成,最強橫的招

數消耗太大還遠未到隨意使用的境界!便想自己終究還是太年輕太衝動,急於斬

殺魔頭救出心儀之人。但是打到這份上,已然是不可能再全身而退,無奈之下抱

著必死的覺悟,強行催動內力,以燃燒自己生命精元為代價以求玉石俱焚。



只是一瞬間,烈無雙就感覺對手的狀態有變,不由的疾退幾步放眼看去,只

見林昊天周身劍氣縱橫激蕩,刮的方圓十丈之內的草木盡皆粉碎。由淡藍色轉變

成了血紅色的內力源源不斷的從他身體里噴薄而出,漸漸的幻化出幾十把形態不

一的長劍,靜靜的懸浮在他的周圍。



林昊天長嘯一聲:「心之所指,劍之所向!」懸浮於他周身的幾十把長劍便

快如閃電般的劃出一道道殘影,從四面八方無死角的激射過來,烈無雙愕然,他

也沒見過這等招式,一矮身子便想從劍隙中搶攻過去直接擊敗對手,但是衝到半

路,才發現這些由內力幻化出的寶劍就像長了眼睛一樣,他衝到那裡便跟到哪裡,

他退到那裡也追到那裡。



漫天的劍雨讓他退無可退,只得出掌硬接了幾把飛劍。飛劍和掌風對撞的一

瞬間,烈無雙感覺呼吸都為之一窒,強大的內力炸開,震的虎口崩裂,臂骨隱隱

作痛,不過好在自己強橫的掌風接連震碎了幾把飛劍。他心想,老夫就把你的劍

全部震碎,看你還有什麼花招!還沒等烈無雙高興,就看見碎成幾段的飛劍只是

稍停了片刻,就慢慢的又凝聚成形,以更快的速度直插過來。



這種劍法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烈無雙正觀察著劍的軌跡,突然感覺自

己肩膀上一涼,血就噴了出來,可見自己受傷不輕。他臨戰經驗豐富,並不慌亂,

稍一定神,便看見林昊天本身並沒有在操控那些飛劍,而是在自己身後劈出了一

道淩厲無比的劍氣,斬開了烈無雙引以為傲的護身真氣,傷及了肩膀。烈無雙大

駭,才想到林昊天剛剛吼出的「心之所指,劍之所向」這八個字是什麼意思。看

來心劍術完全是依靠使用者本人的心意在縱劍穿梭!



烈無雙想到此處,不由的第一次顯出懼意,又念及自己雄霸天下,武功蓋世,

今天竟然被這個年輕人逼到這份上。他哪裡受過這樣的屈辱,大怒之下不再管各

路攻來的劍氣,破釜沈舟的撲向林昊天。



林昊天此時噴出一大口鮮血,已然受傷不輕,強行突破了極限狀態讓他已經

是到了強弩之末,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燃燒自己的生命!好吧,最後的一招了,

勝敗在此一舉!林昊天也強打精神,迎了上去。



烈無雙將魔功催至巔峰,連綿不絕的掌風如排山倒海一般打向林昊天,這邊

血氣方剛的林昊天也是不計後果的迎面而上,漫天的劍雨和手中寶劍揮舞出來的

血紅色劍氣織成了密不透風的劍網,二人撞在一起展開了最後的死斗,這時一切

的劍招和伎倆已經失去了意義,剩下的就是純粹的力量對力量的拼殺。烈無雙老

道的江湖經驗和深不可測的內功修為讓他總能在劍網中找到細小的間隙,一掌接

一掌的打在林昊天的身上,林少俠也憑藉著本能施展心劍,意到劍至的攻擊魔頭

的周身各大要穴。



在當世兩大高手的死斗之下,以二人為中心,竟形成了一股鬥氣風暴,一些

站的過近在旁觀戰的邪派高手,逃之不及都被捲入風暴中被撕成了碎片當場殞命。



可遺憾的是,在催動魔功到達巔峰狀態下的烈無雙,猶如擁有了不死之身,

厚厚的護體真氣任憑四面八方攻來的心劍擊打而不能傷到其分毫,從男人鮮血和

女人陰精中吸取來的大量生命精華讓他有了幾乎有用之無盡的內力,肩膀上被林

昊天偷襲砍傷的巨大傷口已經在瞬間就復原如初。



最後關頭,林昊天身負重傷,只剩最後一口真氣難以為繼的時候,他想到可

能就這樣要輸了吧,已經是無力再戰了,而烈無雙這個魔頭還是真氣充沛,高山

一樣的掌風內勁還在源源不斷的壓向他。



難道就這樣放棄了嗎?我還想活下去,我的女神裴語清還在受辱……不!!!



絕不能就這樣放棄!求生求勝的本能爆發出來,心劍終於突破了,神功大成!

原來他一直預想的心劍最高境界並不受一招一式的限制,也並不是心想劍至,而

是本能,人的本能……



半夢半醒快要昏迷,在林昊天潛意識裡他忘卻了一切只知道自己不能敗,還

要戰下去……幾十把內力幻化出來的心劍由血紅色轉變成了金色,華光四射,無

堅不摧……茫茫然之間只是想著……



上心劍攻擊他的百會,神庭,太陽,耳門,風池穴!



??左心劍穿透他的膻中,鳩尾,巨闕,神闕,氣海穴!



右心劍擊潰他的肺俞,厥陰俞,心俞,命門,尾閭穴!



下心劍突破他的肩井,太淵,三陰交,湧泉穴!



剩下的二十幾支心劍全力配合自己手中泛著金色,流光溢彩的寶劍做出最後

一擊,徹底粉碎他的護身真氣。



林昊天心中默念:「心劍封魔!」伴隨的一道無比耀眼的金色光華,林昊天

一劍刺穿了烈無雙的身體,打散了他的真氣,隨之而來的是四面八方猶如十九道

金色閃電般的心劍,同時貫穿了烈無雙周身的十九個要害死穴。一代魔頭瞬時連

哼都沒哼出來,就當場被砍的四分五裂……









??大戰過後,沒人知道林昊天當時是怎麼活下來的,也沒人去問光著身子的裴

語清是怎麼背著淩昊天逃出的極樂盟。反正結果就是群龍無首的魔教被聞訊而至

的各大門派給一網打盡,而裴語清也嫁給了林昊天,林昊天也絲毫不嫌棄妻子在

魔殿內受到的羞辱,他們兩人找了一處優雅安寧的江南小鎮,建立了神劍山莊。



夫妻二人再也沒過問過江湖之事,只是安安靜靜的生活在一起,偶爾也會看

見神劍夫婦遊歷四方,這成為了一段到現在都讓所有人津津樂道的武林神話。



滄海桑田,一百七十年過去了,這神劍山莊畢竟是武林神話一樣的存在,雖

然在江湖中還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大家心裡都清楚,這山莊按理來說可

能都談不上算是武林中的一部分了。剛剛也說到了心劍術另闢蹊徑的「特殊」修

煉法門,這樣怪異的習武方式是靠不住的。自從劍神林昊天死後,別說他們林家,

就算放眼整個武林,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能夠習得心劍以及林昊天的內功。



林家的後人習武資質也都平平,前幾代林家還有幾個人拜入名門學武,都是

建樹不高。後來甚至有幾代人放棄了武學上的追求,改而習文,還出過幾個不大

不小的朝廷官吏,傳到老莊主林劍南這裡,神劍二字早就已經成為了緬懷過去的

一種象徵,並不代表神劍山莊就真的能舞劍了。



後來老莊主一死,林家兩兄弟林豫林章依靠祖上積累下來的產業,一心從商,

短短的二三十年間,就把生意做遍了整個華夏國,說是富可敵國也勉強不為過。



偏偏現任莊主林豫是個八面玲瓏之人,深知樹大招風的道理,以免引起各方

面甚至是朝廷的猜忌,錢賺夠了就及時收手,林豫又樂善好施,國內哪裡受災,

林家出錢,皇帝要建行宮,林家出錢,武林哪個門派有困難,林家出錢!弄來弄

去,富可敵國是沒有了,富甲一方還是可以的。



加上這些年的行善,神劍山莊的名頭除了林昊天活著時,就現在最響亮了。



不管是民間,還是江湖武林,還是朝廷,山莊都擁有了很高的聲望和地位。









??要說山莊里的人都毫無武功,那道也不至於,林家兄弟做生意歸做生意,平

常閑暇之餘還是捧著林昊天留下來的心法和劍譜苦練過不少時日的。江湖俠客談

不上,一個人擊退二三十個山賊土匪還是比較得心應手的。特別要說的是莊主林

豫的夫人韓冰秀乃是天山劍派掌門的愛女,自從那場大戰過後,天山劍派就和神

劍山莊一直關係要好,維持了近兩百年,林豫更是娶了掌門千金為妻。林夫人韓

冰秀現在也才三十七歲,看上去就似三十歲左右,真的是貌美如花,國色天香。



一身的天山劍法爐火純青,要真打起來就是十個林豫一起上,也不能在他老

婆手裡撈到半點便宜。好在林夫人天性溫柔如水,兩夫妻相敬如賓恩愛有加。



不管從各方面來說,神劍山莊的日子還是過的逍遙自在,可能唯一的不穩定

因數就來自於林豫的獨生女兒身上。林家一直存在生育能力低下的毛病,包括林

昊天在內,基本都是單傳,到了林豫林章這一代,徹底是斷了香火。家中並沒有

男丁,老二不能生育,老大也只有這麼一個獨生女兒,看樣子非要招個上門女婿

不可了。



女婿什麼的先不考慮,只說這林家唯一的獨苗——林大小姐!大小姐名叫林

欣妍,林家人一般都溺稱她林小妍,正值18歲芳齡,相貌還遠超身為大美人的

母親,用什麼形容詞來描繪她可能也略顯不足,就暫且說她已經是美到禍國殃民

的程度了吧。



從小嬌生慣養的小妍小姐不但心性不壞,相反還善良的很,看見受苦受災的

百姓第一個站出來要求林家散財的一般就是這位爺了。只是她太過於古靈精怪和

搗蛋調皮,只要有她在,林家永無寧日。各種惡作劇和稀奇古怪的玩法會接踵而

至,遠遠的聽見小妍小姐的好聽的嗓子叫起來,就算是莊主,她的親身父親,都

要退避三舍,避而遠之。要不然就會發生雞蛋被自己一屁股坐爆,鬍子莫名其妙

燒起來此類的人間慘劇。數不勝數,談之色變!









??好在這位閻王煞星今天出去陪娘子進廟上香去了,難得的清閑啊,想到這裡

林豫躺在花園樹下悠閑的打打瞌睡,剛要睡著就聽見下人通傳說二老爺回來了。



「說我在這裡,讓二弟過來坐坐。」林豫吩咐下去,就喝了口茶靜待老二到

來。片刻工夫,林章就來了。



林章看上去風塵僕僕,也難怪了,這次他去京城操辦一些山莊在那邊的產業,

來回也花了數十天,剛剛趕回來。林豫看見林章遠遠的一路小跑過來,不由的笑

了笑,等林章過來坐定便道:「二弟,你都多大年紀了還這般不沈穩,跑什麼,

難道生意出問題了?」



林章不答話,拿起大哥的杯子猛灌了一大口,定了定神才趕緊說:「生意好

得很,比以往還要好上不少。但是有一個傳聞卻要驚破天了。」



林豫皺了皺眉,老二不會是冒冒失失的人,他此次這般慌張,定是有

什麼大事,「是什麼傳聞?」



「傳聞極樂如意功又在江湖上出現了!」



林豫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什麼?這不可能!!!」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